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 文學論文 > 比較文學論文

達爾《瑪蒂爾達》和羅琳《哈利·波特》的對比探究

時間:2019-07-31 來源:襄陽職業技術學院學報 作者:魯晴 本文字數:6161字

  摘    要: 羅爾德·達爾和J.K.羅琳是當代英國兒童文學史上的著名作家, 他們總是以其獨具的魅力, 吸引著無數兒童乃至成人的關注。文章選取《瑪蒂爾達》和《哈利·波特》兩部作品, 試從人物形象、故事模式、兒童成長的意蘊三個角度, 比較分析二者的相似之處, 探求優秀兒童文學作品共有的特質。

  關鍵詞: 《瑪蒂爾達》; 《哈利·波特》; 人物; 故事模式;

  Abstract: Rold Dahl and J. K. Rowling are famous writers in the history of contemporary British children's literature. They always attract the attention of countless children and adults with their unique charm. This paper compares and analyzes the similarities between Matilda and Harry Potter from the perspectives of characters, story patterns and the implications of children's growth, and explores the common characteristics of excellent children's literature.

  Keyword: Matilda; Harry Potter; characters; story patterns; growth;

  “一些頗有天賦的兒童文學作家似乎總是與眾不同。”[1]他們宛若燦爛的繁星, 照亮了孩子童年的夜空。而在英國當代兒童文學史上, 有兩顆星星格外地不同凡響, 孩子們的目光總愿意在上面或癡迷或激動地停留, 他們是奇幻文學大師羅爾德·達爾和“魔法媽媽”J.K.羅琳, 兩顆永不泯滅、交相輝映的星星。

  兒童文學評論家韋葦這樣評價羅爾德·達爾:“上帝把各種才能如暴雨傾瀉在達爾身上。20世紀產生了林格倫, 已經是20世紀兒童文學的驕傲, 20世紀又涌現了羅爾德·達爾, 于是20世紀兒童文學有了雙倍的驕傲。”J.K.羅琳的作品“哈利·波特”系列在英格蘭地區甚至出了專門針對成年讀者的平裝版, 因為同樣喜愛它的大人們不愿被看到在讀一本兒童書。雖然這個版本比原先的還貴兩鎊, 可還是一下子就賣出去了兩萬本。羅爾德·達爾和J.K.羅琳, 這兩位天才作家筆下的魔法、超能力、成長, 這些兒童文學的專屬話題, 總是以其獨具的魅力, 吸引著無數兒童乃至成人的關注。

  本文選取達爾和羅琳的作品《瑪蒂爾達》和《哈利·波特》, 通過從人物形象、故事模式、兒童成長的意蘊三個角度進行比較和思考, 試圖探求經典兒童文學作品中兒童與成人的關系以及兒童成長的秘密。

  一、人物形象

  文學是形象化的藝術, 作家總是把自己的情感寄托在筆下的人物形象之中。從某種意義上說, 成功的作品在很大程度上歸功于作品中角色的成功塑造。

  通過對《瑪蒂爾達》和《哈利·波特》的文本細讀, 不難發現二者在人物形象的設置上具有某種相似性和對應性。

  (一) 暴虐校長與伏地魔

  在達爾的小說中, 至少會出現一位殘暴、專制、丑陋的成年人, 在《瑪蒂爾達》中, 他塑造了這樣一位可怕的成人形象———特朗齊布爾小姐。“她是個最令人生畏的女人。她曾經是出名的運動員, 即使現在, 她的肌肉還能清楚地證明這一點。你能在她的牛脖子上、寬肩膀上、粗手臂上和有力的腿上看到它們。一看到她你就會感到這個人會彎曲鐵條, 把厚厚的電話簿一撕為二。”[2]

達爾《瑪蒂爾達》和羅琳《哈利·波特》的對比探究

  相應的, 在《哈利·波特》中, 邪惡的大反派伏地魔也被塑造成極其丑陋可怕的樣子。在“哈利·波特”系列作品的第一部中, 伏地魔并沒有正面出現, 而是寄生在仆人奇洛教授的腦袋后面, 但就是這樣的出場, 也產生了足夠的震懾力:在原本該是奇洛后腦勺的地方, 長著一張臉, 哈利還從來沒有看見過這樣猙獰恐怖的臉。那張臉的顏色像粉筆一樣死白, 紅通通的眼睛放出光來, 下面是兩道像蛇一般細長的鼻孔。[3]

  (二) 愚蠢父母與冷酷姨父姨母

  至于他們的家庭環境, 都是生長在愚蠢霸道且無愛的大人之間。瑪蒂爾達的父母愚昧無知, 勢利庸俗, 品位低下, 且從事著非法的骯臟交易, 他們對瑪蒂爾達漠不關心, 甚至冷嘲熱諷。瑪蒂爾達的爸爸“沃姆伍德先生個子小, 老鼠臉, 前面的牙齒在幾根老鼠胡子底下拱出來。他愛穿鮮艷的大方格上裝, 打的領帶不是黃的就是淡綠的”。媽媽則是“長著板油布丁臉沾沾自喜的大塊頭女人”, 每天只知道賭錢和看電視。[2]

  哈利的姨父姨母也是窮兇極惡, 有過之無不及。哈利還是個嬰兒時父母就雙雙去世, 他被寄養在姨父姨母家, 姨父德思禮先生長著一張紅得發紫的大臉, 每天對哈利大吼大叫, 惡語相向。佩妮姨媽瘦骨嶙峋, 長著一張馬臉, 脖子比常人長一倍, 極其溺愛自己的兒子, 對待哈利則刻薄冷酷, 每天家里發出的第一聲噪音就是她對哈利的尖叫聲。

  (三) 天才女孩瑪蒂爾達與小巫師哈利·波特

  至于兩部作品中主人公的處境, 總是備受精神虐待, 得不到大人的半點關愛。瑪蒂爾達的父母一直將她看作傷口愈合時結的痂, 想將她像痂那樣剝下來扔掉。哈利在姨父姨媽家的成長則完全被無視, 十多年間, 姨父姨媽家里沒有絲毫跡象表明這棟房子里還住著一個叫哈利的男孩。[3]

  小說中的人物類型按照其性格的發展變化, 可以分為動態人物和靜態人物。動態人物的發展變化貫穿文本始終, 這種動態變化意味著兒童的成長。當代兒童小說中的主人公一般來說都歸為動態人物。瑪蒂爾達和哈利都屬于動態人物, 隨著故事向前推進, 讀者可以看到他們在反抗中成長, 逐漸確立自我意識, 認識到自己的能力與價值。

  此外, 扁平人物和圓形人物是另外一個人物塑造的有效分析方法。福斯特指出:“十七世紀時, 扁平人物稱為‘性格’人物, 而現在有時被稱作類型人物或漫畫人物。他們最單純的形式, 就是按照一個簡單的意念或特征而被創造出來。如果這些人物再增多一個因素, 我們開始畫的弧線即趨于圓形。真正的扁平人物可以用一個句子表達出來。”[4]而圓形人物不是平面和單一的, 而是立體和復雜的。據此分析兩位主人公, 基本上可以把瑪蒂爾達歸入扁平人物, 把哈利歸入圓形人物。瑪蒂爾達在作品中雖然也有成長, 但整個故事相較來說, 歷時較短, 瑪蒂爾達的性格也僅僅停留在機智、勇敢、反抗等特征上。《哈利·波特》作品貫穿哈利的整個少年期 (結尾的時間甚至跨越到哈利的中年) , 塑造了一個處于青春和成長中的少年形象———他不僅是勇敢、善良、正義的化身, 肩負著拯救魔法界的重任, 同時他還具備一個普通男孩的自大、虛榮、自卑等缺點。這樣立體和復雜的人物形象, 我們隨著故事的進展可以更好地了解他們, 但是無法預測未來的進展和行為。總之, 在主人公的角色設置上, 《哈利·波特》較之于《瑪蒂爾達》更加立體化。

  然而靜態和動態、扁平人物和圓形人物并不是評判作品優劣的標準, 在很大程度上人物類型的塑造是受到讀者受眾、作品篇幅、時間跨度和故事發展的影響的。總而言之, 瑪蒂爾達和哈利都是兒童文學中極為出彩、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 受到了全世界小讀者的喜愛與崇拜。

  二、故事模式

  《瑪蒂爾達》講述的是一個天才小女孩與強勢且荒謬無理的成人世界的對抗。對于父母的輕慢和侮辱, 校長的暴力與無理, 怒火中燒的瑪蒂爾達不動聲色地通過聰明才智甚至是超能力進行了成功的反擊。達爾的幻想文學作品是一種極度張揚的“狂歡化”童話敘事, 作者在當代社會背景下把傳統童話中弱者對強者的反抗進行了極其夸張的展現。傳統童話敘事的重要特征之一是講述小人物反抗強者、反抗強大敵對勢力并取得成功、改變命運的故事。這樣的故事表達了明顯的童話觀念:善良的小人物往往會擁有巨大的潛能, 能夠創造出不可思議的奇跡。達爾的童話敘事呈現的是狂歡化的“童年的反抗”, 具有更加激進、更加生活化和貼近社會現實的特征。弱者是兒童文學作品中經常會出現的人物類型, 這起源于神話和民間故事。在神話和民間故事中, 最常見的人物往往是被剝奪基本權利的兒童、最小的孩子、被拋棄的孤兒等, 像瑪蒂爾達這樣父母健在但并不關心他們的兒童往往被稱為“功能性孤兒”。隨著故事情節的發展, 這些弱者的地位會發生從低到高的變化, 這也就是常常稱之為兒童文學的內在希望和樂觀主義。

  在達爾的童話敘事中, 眾多成人形象都是扭曲夸張的, 他們大多成為被諷刺和抨擊的負面對象, 而達爾總是把孩子塑造成富有勇氣、智慧和正義感的形象。在《瑪蒂爾達》中, 達爾創造性地把主人公設置成“天才女孩兒”, “天才女孩兒”瑪蒂爾達在面對愚蠢低俗的父母和暴虐兇悍的女校長時通過聰明才智和特異功能, 進行絕地反擊, 取得成功。她的成功不僅改變了自己的命運, 更改變了懦弱的老師亨尼小姐和整個學校的命運。

  “哈利·波特”系列的成功首先在于哈利·波特這個人物形象的塑造, 他延續了人類重復了無數次的英雄歷險模式。美國學者約瑟夫·坎貝爾在其著作《千面英雄》中將神話英雄的歷險經歷概括為:“英雄從日常生活的世界出發, 冒種種危險, 進入一個超自然的神奇領域;在那神奇的領域中, 和各種難以置信的有威力的超自然體相遭遇, 并且取得絕對性的勝利;于是英雄完成了那神秘的冒險, 帶著能夠為他的同類造福的力量歸來。”[5]幾乎所有千姿百態的英雄歷險故事都能在這段話中找到自己的原型, “哈利·波特”系列小說也不例外。哈利·波特不凡的身世、少年經歷的苦難, 以及進入魔法世界后經歷的重重冒險, 都是典型的英雄成長模式。哈利在每本書的歷險中, 基本都遵循著這一模式, 每本書的情節基本上都是圍繞著黑暗勢力要消滅他的企圖展開。在每個故事的開頭, 哈利都是在德思禮家處于流放狀態, 但不久在魔法的幫助下, 他被拯救, 進入了一個完全是想象的、充滿冒險的世界。在這個魔法世界里, 他經歷種種冒險, 最終拯救了魔法界甚至整個麻瓜世界。

  然而哈利·波特這個英雄形象又與他的前任英雄們有所不同, 羅琳在自己的小說中進一步轉化了這些古英雄的原型。在她所創造的“英雄形象”哈利身上, 沒有那些英雄固有的視死如歸的大義凜然、超乎常人的勇猛和忍耐。在哈利身上, 我們看到的更多的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男孩, 他甚至比同齡人還要瘦小, 他更渴望父母的關愛、同齡人的友誼、心儀女孩的青睞、師長的贊賞。在這個失落了英雄的當今時代, 每個人都在日復一日地重復著簡單且無趣的生活, 極度地渴望著奇跡的到來。哈利這樣一個普通男孩的形象與神話中頂天立地、拯救世界的英雄們相比, 更加接近一個現代社會中的青少年形象。這樣的哈利更像是一個生活在我們身邊的、活生生的、觸手可及的普通男孩。他的困惑和憂愁也是大多數讀者在自身成長過程中所遇到的, 于是, 哈利成功地成為了眾望所歸的人格偶像, 一個打上現代少年深深烙印的英雄形象。“哈利·波特”系列在全球的風靡, 一定程度上標志著英雄崇拜的平民回歸, 哈利這個“草根英雄”, 更真實、更飽滿也更加深入人心、眾望所歸。

  三、兒童成長的意蘊

  很多著名的兒童文學作家一直都和自己的童年有著緊密的聯系。他們把自己的童年視作一個超級狀態, 并且只要一投入到寫作中, 這些作家就可以恢復到自己的童年狀態, 站在孩子一邊來對抗大人。作為寫作者, 他們嘲笑大人, 揭穿他們的做作和失敗。這些作家們甚至暗地里都認為, 與成人相比, 孩子更加勇敢、聰明、有趣得多, 成人世界那些荒謬的規則就是用來打破的。

  身為孩子們喜愛的作家, 在對待童年和成長的態度上, 達爾和羅琳當然也不例外。達爾曾經說, 大人如果真想了解孩子, 最好的辦法是跪著生活一個星期, 他就會知道小小的孩子生活在人高馬大、高高在上的大人的地盤上是一種什么感覺。[6]羅琳告訴美國《時代》雜志的記者:“我真的可以毫不費力地回到我11歲的狀態。”兩位作家都不約而同地、旗幟鮮明地站在孩子們一邊, 為孩子們創造了一個獨屬于他們的幻想世界。

  達爾八歲時進入圣彼得預備學校學習, 十三歲時就讀于英國著名的雷普頓公立學校, 這兩所學校粗暴的體罰、嚴格的管教、不近情理的老師、可怕的校長, 都對他的創作產生了極大的影響。他曾經說, 自己與其他兒童文學作家的不同之處在于他清楚地記得自己的童年。羅爾德·達爾一向不惜以最可怕的文字來描繪大人外表的丑陋, 他喜歡將大人與孩子之間的關系視為一場戰爭, 而且是一場你死我活的戰爭。

  達爾小說的讀者一般是小學高年級至初中階段的青少年。而他作品中的瑪蒂爾達形象, 盡管年紀偏小 (只有五歲) , 但從智力和心理上, 以及結尾處瑪蒂爾達升入最高年級來看, 她的心理和行為發展階段與少年階段很接近, 所以很適合他們閱讀, 很容易讓讀者產生親近感。小學高年級及以上的兒童, 常常要面臨“自我身份和角色之間的迷茫”以及確立“自我同一性”的問題, 他們渴望并努力使自己變成一個獨立自主的自我個體。而瑪蒂爾達則向每一位迷茫的年輕讀者表明:兒童也有獨立思考、積極采取行動, 甚至做出讓成人吃驚的大事情的能力。

  羅琳則沒給兒童一個完美、順從的角色, 而是把他們描繪得好奇、獨立、積極進取, 這符合現實中、成長中兒童的性格特點。盡管羅琳的少年主人公并不完美, 他們還是比大人要聰明勇敢得多。霍格沃茲魔法學校的一些最好的老師雖然和藹可親, 知識淵博, 但常常對于周圍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甚至有一些性格懦弱、能力不強、虛偽的成人, 在主人公的成長路途上處處設置障礙。

  瑪蒂爾達和哈利在故事開篇都身處困頓之中———要么活在成年人的蠻橫控制之下, 要么孤苦無依, 受盡周圍人的嘲笑。然而, 一次偶然的機會, 命運甚至是神奇的能力把他們推上了漫漫征途, 從此他們的生活出現了轉機。最后, 在經歷了種種險象環生的冒險考驗之后, 他們終于贏得成功, 證明了自己的能力, 確立起自我同一性, 找到自己的價值和位置。當然, 在這一趟旅途中, 他們還發現交流和協作是多么重要, 友誼讓旅途不再孤單, 讓自己充滿力量。正是在體驗過這樣緊張、興奮的歷險和成功的快意之后, 兒童讀者原先焦灼迷茫的情緒才得到緩解, 對自我價值的認同和對外部世界的看法也會發生一定的變化。達爾和羅琳都賦予了他們作品的主人公真正的勇氣和智慧。通過這些故事, 他們向小讀者們傳達了這樣的信息:無法預料的困境是完滿人生的一部分, 既然這種困境是不可避免的, 那么如果我們不去逃避這種困境, 而是勇敢地迎頭而上, 最終一定能夠克服重重困難, 享受幸福而充實的人生。

  在傳統經典兒童文學作品中, 世界往往是簡單而永恒的, 善良、和平和美麗永遠勝利。而達爾和羅琳的幻想世界則復雜、含混、變幻莫測, 這更接近于我們生活的現實世界, 好人和壞人不會非常分明。兒童文學到底要不要表現苦難、邪惡和殘酷, 這在傳統經典兒童小說中似乎是一個無可辯駁的問題, 然而在現代兒童觀和現代兒童小說中, 殘酷和丑陋也時常呈現在兒童面前。童年不再是一個完全被隔絕的、絕對安全與快樂的時間段, 家庭也不再是溫馨的避風港———兒童文學的視域被大大地拓寬了。是的, 真實的生活總是充滿了預想不到的磨難, 掙扎和反抗在所難免。書里書外, 兒童文學世界和現實生活中, 兒童總是要戰勝各種困難以后才能夠真正長大。在一個孩子成長之前, 或者說在他的成長過程中, 現代兒童文學作家通過建構一個不同于傳統兒童文學作品的世界, 把真實社會的一隅展現給孩子們, 適時和他們討論一些殘酷的事情, 讓他們也了解到邪惡被正義制服之前的樣子。

  一流的兒童文學作品總可以挖掘出新的東西來, 《瑪蒂爾達》和《哈利·波特》也不例外。無論是從人物形象、故事模式、兒童成長的意蘊, 還是其他角度來比較分析作品, 我們都可以洞悉世界優秀兒童文學作品的相似點。它們是天上的星, 是作家手里提著的燈, 是孩子眼里的光, 為這個世界再次帶來希望。

  參考文獻

  [1] (美) 盧里.永遠的男孩女孩:從灰姑娘到哈利·波特[M].晏向陽, 譯.南京:南京大學出版社, 2008:1.
  [2] (英) 達爾.瑪蒂爾達[M].任溶溶, 譯.濟南:明天出版社, 2004:83-84.
  [3] (英) J.K.羅琳.哈利·波特[M].蘇農, 譯.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 2002:181, 11.
  [4] 李潔非.小說學引論[M].南寧:廣西教育出版社, 1995:7.
  [5] (美) 坎貝爾·約瑟夫:千面英雄[M].張承謨, 譯.上海:上海文藝出版社, 2000:24-27.
  [6]陳賽.關于人生, 我所知道的一切都來自童書[M].北京:中信出版社, 2017:51.

    魯晴.《瑪蒂爾達》與《哈利·波特》之比較研究[J].襄陽職業技術學院學報,2019,18(03):124-128.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