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 管理學論文 > 管理心理學論文

管理中情、理、法三者的融合協調

時間:2019-07-30 來源:管理觀察 作者:李曉陽 本文字數:3874字

  摘    要: 管理中總離不開對人的管理, 我們既是管理者、同時也是被管理者。管理中會有一個困擾和興奮點, 即管理學中所講的“二律背反”。“二律背反”表明兩個相互排斥而又被認為是同樣正確的命題之間的矛盾。本文試圖在管理實踐和管理理論中, 探討管理的基本要素, 即:要做到合法、合理、合情。因為這已成為管理實踐探索和管理理論研究中的永恒的熱點。

  關鍵詞: 管理; 二律背反; 平衡性; 基本要素;

  大千世界, “管理”一詞無處不在, 管理中總離不開對人的管理, 并且人們的角色在管理中也是不斷地變化當中。我們既是管理者、同時也是被管理者, 時時刻刻地在處理著各種各樣的關系, 并且扮演著各種各樣角色。對事物處理的態度也有不同的表現:如肯定的, 否定的, 也有模棱兩可、不置可否的等等。其實這是人們對管理中的法、情、理的認識問題。

  生活中有許多事情是自我矛盾又是相關的。在管理工作中, 管理者常常會處于兩難境地:手心手背都是肉, 熊掌魚翅都想要, 想要把個人利益和集體利益完全統一起來;既要掌權控權有時又不得不放權;必須平衡個人需求和集體準則等等。其實, 這就是管理中的困擾和興奮點, 即管理學中所講的“二律背反”, 表明這兩個是同樣正確的命題又被認為相互排斥而之間的矛盾, 既是原則性又要有平衡性。

  基于上述內容, 搞清楚管理中的法、理、情, 對于我們隊伍的建設尤為必要。管理, 可以理解為“倫理科學”, 又或者說是“人文藝術”。也就是說管理又是科學又是藝術。由于“二律背反”現象的無處不在, 反映的管理中情、理、法之間聯系又矛盾的無處不在, 因此, 如何巧妙地和有效地協調與融合三者之間的關系便擺在了我們管理者的面前。

  1、 法是天條, 就是依法行政, 按章辦事

  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提出全面推進依法治國, 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不要人治要法制, “無法則無天”, 只有政府行政權力受到法的嚴格制約, 堅決避免人為的因素干擾, 所有執法者能依法執法, 按照憲法和法律所規定的原則去管理國家和企業單位;所有公民、所有被管理者都能明白法是天條, 自覺去遵法, 去守法, 才意味著法制得以真正地建立和完善。必須依法行政, 依法治國, 這是關鍵和基礎。

  合于法的管理, 可以體現在許多方面。如體現用人方面、體現在制定規章制度方面、可以體現在操作規程上, 可以體現在工作手冊中, 也可以體現在領導決策方式上, 可以體現在管理角色定位上, 也可以體現在崗位描述和崗位責任制上, 等等。

  1.1、 體現用人方面

  自古以來, “任人唯賢”廣為帝王將相、各界名人、市俗百姓所津津樂道。好不好?“任人唯賢”作為一個泛泛地用人大原則, 值得稱道, 但如果把它作為一條用人標準, 筆者認為就值得商榷了。“賢”字如何理解?歷來仁者見仁, 智者見智。僅憑一個“賢”字是選不好人的, 因為它不是可以作為依據、可以衡量好壞、可與評價考核的科學標準。必須按一定的科學程序, 必須制定一系列看得見摸得著的選拔、任用、評價、考核標準。這就是用人方面實施的合于法的管理。這說明一個問題:用人講論資排輩, 容易壓制有才華、有能力的年輕人迅速崛起、脫穎而出, 但這種有依據的用人制度到底比沒有任何成法, 只憑領導人隨心所欲“任用賢人”這種主觀意識強烈的做法要強得多。即使制定一個也許有漏洞、還很不完善的管理制度, 也是沒有任何管理制度隨心所欲的管理, 無論如何比不了的。

管理中情、理、法三者的融合協調

  1.2、 體現在管理角色定位方面

  人生就像個大舞臺, 生活中每個人都飾演著不同的角色, 不管是主角還是配角。如果一個人不能準確地扮演自己的角色, 我們就會說他“不識相”“不識相”中的相, 就是一個工作生活的角色。生活中扮錯了角色, 可是會發生誤會的, 管理中扮演錯角色就那很可怕了。這說明一個人所要扮演的管理角色的空間是有限的。我們不要試圖去在你自己的“角色空間”之外去尋求發展, 而無論在哪里有多么耀眼的“光環”。

  這就是“法”的管理的要求。要依法行政, 按章辦事, 杜絕管理角色的錯位。因為人們必須研究和了解自身的長處和優勢, 在長處和優勢的方向上發展才有可能取得成功;一個優秀的管理者, 從來不試圖去改變自己無力改變的東西, 而只試圖改變那些需要改變又有能力改變的東西。如果需要, 就要努力去爭取、去改變我們的學歷、工作能力、健康狀況、生活方式。

  因此, 有章可循, 有法可依, 是合于法的管理的基本要求。

  2、 理, 就是道理, 只存在于一個小團體內

  事物的本質, 符合事情的合理性、發展的原理, 這就是道理。

  縱觀歷史, 世界上最偉大的領袖級管理者, 他的決策正確率也未必是百分百的正確, 何況不了解整個大系統全盤情況的基層管理者呢?所以在單位中, 沒有事情是絕對正確的, 也沒有事情是絕對錯誤的, 只有恰當和不恰當之分。很多決策就像“盲人摸象”, 從哪一個角度來看。

  2.1、 理, 就是要以理服人, 以禮相待

  俗話說, “有理走遍天下, 無理寸步難行”。做群眾工作凡事都離不開一個“理”字。管理者如果只講權力不講道理, 干群關系就會淡漠, 問題就會變得復雜化, 矛盾也會出現, 導致工作難于開展, 事業難于推進。因此, 做好群眾工作, 不能強迫命令, 不能欺上瞞下, 必須以理服人。

  其實, 每個人在認識每一件事時, 由于觀察角度不同, 所能見到的要素及該要素的表現方式不同, 因此它所表達和堅持的自以為是的“理”的東西就不一樣。正因如此, 對一個單位或群體來說, 才有協調溝通的問題和要求, 實際上是對“理”的協調與溝通, 協調溝通到是打大家取得共識和共同尊崇的議論、思想觀點, 包括價值觀、行為規范上來, 這就是人們通常認同的道理或“理”。而合于共同守則 (價值觀念、行為規范等理念) 或已取得共識合作的認識和行為, 就叫做“合理”。

  2.2、 把握“度”的能力

  這個“度”就是“理的管理”。“理的管理”是管理藝術性的體現, 它是立足于組織成員集體的群體心理和綜合感情的管理。要讓全體人員感覺到“合于理的管理”, 全在于作為管理者因時、因地、因事、因人地恰當而巧妙地講道理, 以便“求同存異”。孔夫子有句名言“不在其位, 不謀其政”, 講的是有所不為。如果給它加上一句“在其位謀其政”講的又是有所為。管理者要善于抓住主要方向和關鍵事物, 在抓住主要方向和關鍵事物的同時, 如果能盡量地處理好非主要方向和非關鍵 (次要) 事物, 那是最好的, 這叫做“得體”, 其時即使照顧不到非主要方向和次要矛盾, 也大可不必焦慮, 因為那無關大局, 大局平穩了, 再騰出精力來抓, 也不會有重大損失。這叫做“大事有所為而小事有所不為”。這是每個管理者必須要注意到的。

  3、 情, 就是“歸宿感”, 就是對人民群眾要有感情, 是個性化的感覺

  情, 與人民群眾的關系問題是一個根本的政治問題。我們黨的性質和宗旨決定了各級領導干部, 各級管理者必須對人民群眾懷有深厚的感情。原因很簡單, 人是“情感的動物”, 人的情緒情感是人最核心的精神生活。管理者與被管理者進行情感交流, 進行思想溝通尤為重要。

  第一, 于個人心理效用而實施的管理。由于物質和精神的滿足同樣都是一種心理效用, 所以情的管理雖然立足于人性、人情、感情, 但需要從物質和精神的兩個方面及其交合上做文章。

  人們對各種問題的看法, 各有各自的表述, 各有各自的不同角度, 我們不可能一蓋抹殺每個人心理需求與人性體現的滿足。了解現代社會中人們對自身需求滿足的熱望和重視、人們對相互之間的關系, 例如和諧、尊重、公平等的敏感與看重, 已成為現代管理理論的重要前提, 成為每一個管理者必須重視的課題。比如群眾對我們管理工作的投訴, 總有他一定的理由, 不管這個理由是對還是錯。

  同樣, 我們也不能否認人與人之間存在著許多同學、好友、戰友、親戚、老同事、同鄉、鄰里、老上下級, “世交”等關系, 所有的這一切, 我們都不能夠不或者說不得不正視它, 面對它。關鍵的關鍵, 就在于我們在合法的基礎上, 如何處理這些情的問題, 如何理性地看待這個問題, 如何相互交融、相互切磋的處理問題。在這里可以明確的是:“管理不能沒有情”, 而且在管理學理論中, 基于人性、人情、心理 (包括個體心理和社會心理) 已經占據了重要的位置。

  第二, 情的管理, 實際上是指從“性情”出發, 及從人性和感情出發的管理思路, 也就是說, 要立足于每個干部群眾個體心理的一種管理思路。中國有句成語叫“利令智昏”, 是說在金錢、物質利益、美色面前失去理智, 那是會很危險的, 因為一旦出現“智昏”, 則做事就會陷入盲目性:要行動時卻優柔寡斷;分析問題抓不住要害, 一意孤行, 和抱有偏見, 執迷不悟等。類似發生的事例實在太多了。

  在管理過程當中, 要考慮人的本性的釋放和發展而不是簡單的約束和阻礙, 要從尊重人的感情、滿足而不是壓制人的感情需求, 將人的內心當中的感情活力進一步煥發出來而不是壓縮和撲滅這種活力, 從而使得每一個人在生活和工作當中充分感受到一種自然的公平感和一定的心理平衡。此外, 這里所說的公平感和心理平衡, 不是指分配上的平均主義。“大鍋飯”嚴重挫傷了勤勞人的積極性, 只想少投入而多要報酬、既不愿創造財富卻只想更多地索取的做法, 本身就是反人性、反人情的做法。

  綜上所述, 為了解決“合情”管理可能會掩蓋不守法、組織行為亂了套的傾向, 為了解決講“合法”管理可能會掩蓋氣氛沉悶、缺乏主動性的傾向, 于是“合理”就提到管理議事日程上來了。合理, 既是合情與合法二者的粘合劑, 又是使二者取長補短、互補、共生、互用的親和劑。組織管理者管理水平的高低, 常常表現為對“合理、合情、合法”這三者關系的把握;管理者管理藝術水平的高低, 常常表現為對“合理”內涵與外延的把握和運用技巧, 表現為在“合情”與“合法”的協調下, 如何把下屬和員工或者服務對象中各不相同的“理”導向共識, 這才是真正的管理。

  參考文獻

  [1] 李樂平.不懂管理, 你就自己干到死[M].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 2015.
  [2]沃倫·本尼斯.成為領導者 (紀念版) [M].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 2016.
  [3]李昊.管理越簡單越好[M].北京:京華出版社, 2005.
  [4] 曾仕強.中國式的管理[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圖書, 2018.

    李曉陽.管理學中的“二律背反”現象的思考[J].管理觀察,2019(13):62-63.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