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 教育論文 > 教育教學管理論文 > 教育學論文

學校德育評價問題及“知行合一”學說的啟迪

時間:2019-08-01 來源:科教文匯 (中旬刊) 作者:王菁菁 本文字數:3836字

 

  王陽明的“知行合一”學說對學校德育評價的啟示

  摘要:“評知”取向的評價觀、封閉式的評價方式、功利化的評價目的是當前學校德育評價面臨的主要問題。王陽明的“知行合一”學說, 作為其哲學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 對緩解當今學校德育評價諸多問題具有啟發作用, 啟示學校德育評價融合多種取向, 采用多元化評價方式, 回歸本真目的, 促進學生道德真正的發展。

  關鍵詞:王陽明; 知行合一; 學校德育評價;

  The Enlightenment of Wang Yangming's Theory of "Unity of Knowledge and Practice" School Moral Education Evaluation

  Abstract:The evaluation concept oriented by "knowledge evaluation", the closed evaluation method, and the utilitarian evaluation purpose are the main problems faced by the current school moral education evaluation. Wang Yangming's theory of "unity of knowledge and practice", as an important part of his philosophical thinking, helps to alleviate the problems in today's school moral education evaluation, enlighten school moral education evaluation to integrate multiple orientations, adopt diversified evaluation methods and return to the true purpose, so as to promote students' moral development.

  Keyword:Wang Yangming; unity of knowledge and practice; school moral education evaluation;

  “大學之道, 在明明德, 在親民, 在止于至善。”《大學》開篇的“三綱領”就是對“大人之學”的三項總要求, 其中以明明德為首。由此可見, 自古以來德育是學校教育中最首要的任務。學校德育評價作為學校德育的一個重要環節蘊含著巨大的教育能量, 很大程度上影響著學校德育實效。當前, 學校德育評價存在很多弊病, 很多學者都嘗試尋找相應的解決方法, 但是已有的研究沒有對傳統的倫理知識進行探索。因此筆者嘗試通過分析王陽明的“知行合一”學說給學校德育評價帶來一些啟示, 以期為學校德育評價的改革做一些指導。

  1 對學校德育評價問題的審視

  1.1“評知”取向的評價觀

  學校德育評價, 是指運用測量或評鑒的科學手段或方法, 對學生潛在的外顯的綜合素質如思想品德、世界觀、氣質、性格的差異及其功能行為進行測量和評價的活動。[1]從學校德育評價的定義中可以看出, 學校德育評價的內容應該是多元化的, 不能局限于認知方面, 還應該關注其功能行為方面。然而, 隨著教育與生產勞動和社會生活相分離。制度化的德育被按照科學教育的邏輯組織起來, 這種德育實質上是一種知性德育。知性德育的極端化同時也使得學校德育評價走向“評知”取向, “評知”取向的德育評價觀將評價內容的設定單向度地指向學生的道德認知發展水平, 這是對德育評價的狹隘理解, 某種程度上來說更是對德育的誤解。一方面, “評知”取向的學校德育評價觀過分強調了學生的道德認知水平和思維判斷能力。現如今, 學校的品社課、思想政治課、馬克思主義理論課, 最后都是以筆試的形式測量學生道德認知發展水平的。為此社會上也出現了“不考就不學”“你考什么我學什么”的窘境。另一方面, “評知”取向的學校德育評價觀忽視了動手和實踐能力以及個人的行為品德。如果考察學生公交車上是否讓座, 是否扶跌倒的老奶奶, 想必所有學生都可以做出完美答卷, 而現實中的表現卻是讓人心生唏噓。如果說, 知性德育使德育走向抽象化、虛假化和失范化, “評知”取向的學校德育評價觀則會使學生知行脫節。

  1.2 封閉式的評價方式

  傳統的德育評價主要是采取量化、實證的做法。無論是以上哪種評價方式都屬于封閉式評價。雖然量化的評價方式某種程度上符合傳統的評價思維方式, 尤其是它特有的優勢, 但學校德育評價的目的并不是德育評價本身, 過分依賴量化評價會引發不良的后果。一方面, 量化的考核方式將學生的品德與智商掛鉤, 智商高的, 測驗成績高, 品德就好;智商稍低的, 測驗成績不那么高, 是不是就說明其品德稍低。以量化的方式實施德育評價是一種典型的終結性評價, 強調對評價結果的量化表達, 必將造成對德育過程的忽視, 而事實上, 學生道德認知矛盾的轉化和克服、道德情感的喚起和激發、道德行為的引導和踐行都具有濃厚的過程性, 這些過程都需要細致的關注。[2]

  1.3 功利化的評價目的

  隨著社會的飛速發展, 人們的思維方式、價值觀念也發生了巨大的變革, 時代對社會提出新的要求的同時也給學校德育帶來了巨大的挑戰。而由于社會方方面面的原因, 學校德育卻不能很好地面對這樣的挑戰。功利化的德育某種程度上也導致了功利主義傾向的學校德育評價, 這樣的評價觀將德育與應試教育視為一體, 成績有前后, 德育有高下, 很顯然曲解了德育評價的最終目的, 也背離了德育的本質。一方面, 道德是社會的規范準則, 那么道德應當是無優劣可分的。德育評價是對道德價值的認識和探詢, 表達的是一定社會和時代的道德體系對道德活動的善惡評價。[3]而現在, 多元價值觀的盛行, 無疑也是對道德觀念的更新, 學校道德評價勢必也不能局限于一個標準。另一方面, 學校德育評價并不是為了有個排名, 為了一較高下, 是為了發現學生學習過程及結果中的情況和問題。一旦學校德育評價忽視了其最本真的德育發展的目的, 那么學校德育評價不能更好地服務于德育, 還可能使學生淪為德育過程中的產品。

  2 王陽明“知行合一”學說對學校德育評價的啟示

  2.1 德育知行合一, 德育評價融合多種取向

  德育評價存在多種取向, 主要分為課程、心理、行為規范和綜合素質這四種不同取向。而目前國內學校最多使用課程取向的評價觀, 雖然行為取向在近幾年比較熱門, 但是在實際操作中卻時常流于形式化。課程取向的評價觀, 只局限了對學生知識層面的檢測, 但是無法測查學生是否能將靜態的知識轉化為動態的“行”, 或者是否能進一步內化為學生自身的品德意志。這樣的評價是不全面、不客觀的。學校的評價取向某種程度上也導致學生在德育方面知行轉化的割裂。

  王陽明繼承了前人的思想, 同時兼收佛家和道家的思想, 提出了“知行合一”學說。知行關系一直貫穿于中國思想史的始終。王陽明和朱熹在知行關系上的看法表面上看似相似, 都認為知與行是相互促進、相輔相成的。然而, 二者對知行關系的看法有實質區別。在朱熹看來, 真正知道一件事情是一定能夠行的, “真知必能行”;而王陽明卻認為, 不是真知必能行, 而是真知即是行。知就是行, 行就是知, 二者在道德層面上成為一個統一體。一個人懂得孝敬父母的知識卻沒有做出孝敬父母的事情, 我們能否說他是真正知道孝敬父母的, 很顯然這樣的行為是不能稱之為真正懂得孝敬父母。學校中的德育也是同樣的道理, 學生可以將書中的道德知識倒背如流, 而現實生活中絲毫沒有踐行, 那么我們能否評價他是道德優秀的呢?以上的論述并不是全盤否定課程取向的學校德育評價觀, 而是過分采用課程取向的學校德育評價觀是不可取的。心理學取向的道德評價觀關注學生的個性品德發展;行為規范取向的德育評價觀關注學生的行為規范。

  2.2 知行工夫同一, 德育評價方式走向開放

  由于學校過分注重智育, 對德育的輕視, 學校將德育局限于品社課、思想政治課, 某種程度上也是用品德測量代替了德育評價。這樣的代替對學校一方來說或許是高效便捷的, 但是從長遠角度看, 無益于學校德育, 還可能對學校德育造成損害。從工夫論的角度出發, 王陽明認為“知”和“行”的實現過程是同一的。在《答友人問》中說道:“知行原是兩個字說一個工夫。這一個工夫須著此兩個字, 方說得完全無弊病。”[4]也就是說, 王陽明認為知行原本就是兩個字, 但說的是同一個工夫, 雖然將知行分開來說, 但二者實則是一個過程。“一個工夫”, 從“光景上”說, “知”“行”需要在同一個過程中, 兩者都不可能一蹴而就, 也不可能一成不變。道德知識的學習與道德行為的實踐, 都需要一個過程, 那么學校德育評價也不應該采用“一考定終身”的封閉式評價方法。王陽明所講的“工夫”所表達的是真切的用功, [5]為了“明工夫”, 不必講效果, 因為只要專心用功, 功夫到自然出效果。當今的學校德育, 教師不注重德育生活化, 忽視道德的隱性教育, 一味地寄希望于學科化的德育替代真正的德育。德育評價亦是如此, 用量化的、終結性的品德評價取代了德育評價, 不尊重兒童個體差異, 不關注兒童過程上的努力。

  2.3 知行本體同一, 德育評價回歸本真目的

  德育評價的主要目的并不是形成一個終結性的評價結果, 對學生進行名次上的排定, 而是促進兒童道德水平的發展。王陽明從本體論的角度出發, 認為“知”和“行”的本體是同一的。每個人生出來都是具有良知的, 但是由于私人欲望的蒙蔽, 讓良知無法顯現, 從而人也就失去了判斷善惡、明辨是非的能力。既然學生的天性是善良的, 只是由于后天環境的影響, 導致私欲蒙蔽, 那么教師應該做的是:創造良好的環境, 利用正向的德育評價逐步引導學生去除蒙蔽、心存天理。正向的德育評價應當是為了學生的品德發展服務的。學生是處于發展中的人, 功利取向的評價觀容易打擊學生品德發展的自信心和熱情, 使學生的品德發展止步不前。德育評價想要更好地服務于德育, 必須提高德育評價的這種發展性功能。一方面, 注重學生德育發展的德育評價往往能更好地激發學生的道德感;另一方面, 注重學生德育發展的德育評價通過提升學生的精神、人格、心理等方面, 在很大程度上也能促進兒童的德智體全面發展。

  參考文獻

  [1]易連云.德育原理[M].武漢:武漢大學出版社, 2010.
  [2]王賢德.論學校德育評價中的三大誤區[J].中國德育, 2017 (16) :19-22.
  [3]尹偉.德育評價的重心轉向及其合理性辯護[J].湖南師范大學教育科學學報, 2015 (2) :104-107.
  [4]王陽明.傳習錄[M].鄭州:中州古籍出版社, 2008.
  [5]牟德剛.知行合一---中國哲學史上的知行觀簡介[M].杭州:浙江大學出版社, 2016.

    王菁菁.王陽明的“知行合一”學說對學校德育評價的啟示[J].科教文匯(中旬刊),2019(07):35-36.
      相關內容推薦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